网站首页 > 心情驿站 > 当前主题    站内搜索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14         新用户申请  老用户登录  返回首页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599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15:47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一天午饭后,补课老师请假,有部分同学回家了,小君偷偷塞给我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上写:“一会儿去我家好吗?”我大喜,知道此时小君正在后面盯着我,故作严肃地点点头,就这样,我们的第一次性爱降临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的母亲去世很早,唯一的哥哥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的港口城市上班,他那位做牙齿手艺人的父亲在店里照顾生意,白天家里根本没人,但第一次登门,我还是莫名地紧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家还是地震后刚刚分的公房,冬季供暖很差。进门后,我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闲蛋。我心狂跳不已,老式的炉子刚刚点燃,屋子里依然很冷,但我满头大汗,口干舌燥。小君靠着炕头低头微笑,脸红红的。很奇怪,在学校的操场上我还敢靠近她,但在她家里,在不用担心任何人看见的情况下,我居然没有勇气靠近她,手忙脚乱地还打翻了小君递给来的水杯。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清脆地笑了,“看你,接个水都接不好。你看看炕烧热了没?”这是个明显的信号,因为此时小君就靠坐在炕头边上。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装模作样地伸手过去,有意在她脸上蹭了一下,小君轻哼了一声,一把抱住了我,我也迅速地抱住了她。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天哪!这是我闻了pToXziiI(j"Ad6a?I几个月的味道,这味道现在就在我怀里!我已经抱住了这世上最美妙的味道!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此处删去4321个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几年前我回老家过年,有位儿时最敬重的同学兼大哥,据传当时已是全县黑社会老大,听说了我回来,执意在县城档次最高的一家酒楼请我喝酒。由于我在家乡人眼中的形象不错,很多人都来捧场,我的名字不断被大声地叫着,酒喝了很多,声音也吵闹之极。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半酣之中,有位外号儿叫“钩子” 的兄弟上完厕所回到座位上,神秘地对大伙儿说:“猜猜我瞅见谁了?”说完贼兮兮地看了我一眼。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带着酒意叫道:“你小子有屁就放!”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他回答:“是小──君!就是那个破鞋。我还跟她说你也在这儿。”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看着我。老大哥小声斥骂:“你小子放什么屁!真么多酒菜还堵不上你那屁眼儿?”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钩子也有九成醉了,大声嚷嚷起来:“我刚才瞅见那破鞋跟第三任老公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的还打了她一耳光,她耷拉着脑袋哭。我叫那男的滚了,随口跟那破鞋说五哥(弟兄们对我的尊称)在包房里喝酒。”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没说话,但我知道,我当时一定脸色铁青keV{4i&5+HO。老大哥狠揍了钩子一个耳光,大喝一声:“滚!”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几天后,老大哥出面邀请小君跟我见面,那是一家农家式的小餐馆,包房里有烧得很烫的土炕,村姑打扮的服务员烫好了老白干,炕桌上是几碟小菜,其中有小君最爱吃的酱驴肉。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来了,看到这样的陈设眼圈红了,她打扮得很俗气,脸上是厚厚的一层粉,手上戴着一只很大的黄金戒指。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坐在炕桌对面,拿起我的烟点了一根看着我:“没想到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笑笑没说话。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猛地趴在炕桌上哭了,没有哭声,只是全身颤抖着。我想不出任何安慰的方式,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过了很久,小君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拿纸巾擦干了眼泪。那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看上去有五十岁。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那天是我们分手后第一次见面,估计也是最后一次。我们没有提及任何彼此生活的话题,只是互相劝酒,像两个真正的酒鬼,最终大醉不起。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0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16:55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本来是一个非常娴雅的女孩子,我一直记得那个开口先笑、举止文雅、听我说话时会微微偏低着头、全身收拾得干净利落、永远一身白衣的漂亮女孩儿。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高考前的那个寒假,每天上午在学校补习,午饭后马上去她家,进门就上炕铺床,然后就是疯狂地作爱,做完后在被子里拥抱着说一会儿闲话,然后继续作爱。小君不是处女,但当时初识人事的我完全没有处女的概念,以为所有女性都是这个样子的,我疯狂地迷恋着她的身体以及一切,小君也尽力迎合我,我们非常快乐,根本没有意识到一场灾难的到来。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一天上午,小君没来学校上课,我如坐针毡地傻坐了一个上午,中午飞奔去她家。在小君家门外我听到激烈的争吵声,推门而入,我惊呆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一个三十几岁男人用力抱住小君压在炕上,小君在奋力挣扎。那个男人大概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偏瘦,戴一副眼镜,头发略长,由于一直在用力抱住小君,他的头发散乱地遮住了脸。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看到了我,奋力一掌打在那个男人的脸上,一把推开了他,扑到我的怀里大哭。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他发现了我,站在一旁看了我一会儿,语气不屑地问小君:“就是这个毛孩子?”顺手推了AD[sg/V6eW=一下眼镜,他的手很好看,手指很长、很白,神情也颇为潇洒,甚至可以说颇具艺术家气质。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霎时止住眼泪,大喊:“对!是个人都比你强!”我一言不发,紧抱着怀里的小君,当时我做好了准备,身经百战的我随时可以击倒这个艺术家,多年后我还记得,当时就在想:“他的脑袋踩扁了会是什么样子?”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艺术家开口了。“我听说这小子家庭背景很显赫,但你看清楚,这个孩子比你小四岁,马上要上大学,毕业以后还不知道分到哪里?他家里会接纳你吗?你能保证他知道我们的事情以后还会要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恨恨地回答:“我长这么大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你,就算小静(我)不要我,我也不会跟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艺术家轻蔑地笑了,对我说:“是吗?小毛孩儿?”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也会愤怒,但每当决定出手之前我会非常镇定。我当时的声音不大,“咱到胡同外边儿,我不想在这儿打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君一下子紧张起来,紧紧抓住我的手臂说:“别跟他打,他不会打架。”我突然一股寒气从心底涌上来,小君这几话深深地激怒了我,她深知我打架的身手,这句话告诉我,小君仍然爱着这个男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怒发如狂,一把甩开小君,迅速ijfrN=N97_hnZ=+向前跨了一步,一个膝锤捣在他的肚子上,艺术家闷哼一声弯下腰,我顺势一肘向他脖子砸下去。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那是让我终生悔恨的一肘。由于极度的愤怒和酸楚,出手时没能击中艺术家的脖子,积聚了我全身力量的那一肘打在他的左眼眶,力量很大,直接打碎了他的眼镜,锋利的镜片插进了他的左眼,他一声不吭地倒下了,扎眼间满脸是血。──我打瞎了他的左眼。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多年来我无数次的问过自己,如果当时我不打那位小县城的艺术家,小君会跟我吗?答案是否定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几乎在艺术家倒地后的一秒钟,小君抱住他大哭,一边擦着他脸上的血一边说:“都是我不好,我跟他好就是为了气气你,我不跟他好了,我也不要你跟你老婆离婚了,我愿意做你的小老婆,我愿意!”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大脑一片空白,这是真的么?我的第一次是这样么?真的么?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打电话给已经参加工作的姐姐,过了一会儿姐姐来了,随行的还有几位民警,大家把艺术家送到县医院,小君六神无主地跟在后面。医生摘除了那位艺术家的左眼,但他的左侧脑门起了一个大包,后经检查得知,我那一肘不仅打瞎了他的左眼,同时还造成颅骨骨折,他昏迷不醒长达一个星期,三个W]VaPqR1s月后才伤愈出院。在他住院期间,小君一直陪护,丝毫不理艺术家妻子的谩骂和其他病人的白眼。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医生对姐姐说,多亏了是打在脑门上,要是再偏一点儿就打在太阳穴上了,那可就活神仙都没治,最后还问过一句:“到底是用什么打的?”姐姐只有苦笑。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平生第一次进了拘留所。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当时我未满16周岁,且由于家族影响,我被免予刑事处罚,但仍然被关了十天,1984年的那个春节就是在寒风凛冽的监仓里过的。大年初五,我回到家里,母亲每天流泪,父亲则非常沉默,我并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但全家人都严厉地命令我不得随意出门,全力以赴冲刺高考。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又过了几天,父亲告知我已经联系好北京的一所中学,我将去那里插班,六月底才能回来参加高考。我很不服气,根本不想去那个我最不喜欢的城市,但父命不可违是家族传统,心情烦闷到极点。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离家赴京的前一天晚上,姐姐对父母提出带我出去走走,父母同意了。我和姐姐在雪后的街上走了几个小时,从姐姐口中我第一次知道小君的往事,那天晚上,天气非常冷,那是一种从心里发出的寒冷。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家族习惯上对所谓艺术界十分歧视,总说自古道伶、优、娼、丐(l?iGQRm^ r是世上最下贱的职业,而当年被称为艺术家的“伶”则排在第一位,远比娼妓和乞丐更为下贱。因此在姐姐的口中描述那位艺术家时,擅拉小提琴的他被称为“那个歪脖子”,但对小君则不带任何贬损的口气,应该是为了照顾我的感情吧。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那个歪脖子是县文化馆的小提琴琴师,从小丧母,由他岳父养大。小君从七岁开始跟他学琴,据说三年前就跟艺术家好上了,两个人亲热时被歪脖子的小舅子堵在被窝里,歪脖子在闻讯赶来的岳父岳母面前跪下对天发誓,保证不再犯,小君被迫赤身裸体跪在地上,那家人打了她几百个耳光。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歪脖子的妻子是个非常善良懦弱的女人,无法更无力管住这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而歪脖子也并没断绝跟小君的关系,三年来无数次被妻子发现。由于妻子不肯跟他离婚,歪脖子居然开始虐待她,夏天邻居们经常看到歪脖子把她赶到院子里不让进门,以晚上下来全身都是蚊子咬的包,冬天就更惨,那个可怜的女人耳朵和手脚都有严重的冻疮。小舅子是一个极有胆勇的小伙子,几次上门暴打这个姐夫,但每次都是那个可怜的女人总是抱着弟弟的腿苦劝住手,歪脖子则趁势溜之大吉。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姐姐猜测,小君可能也想过跟歪脖子分手,但这流氓太难缠了,嘴巴.X|1*dW %t'会说,长的又很潇洒,直到小君到一中复读,还有很多人看到过他俩神态亲密地在一起。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跟姐姐描述了那天在小君家里看到的一切,姐姐说:“老弟,你别傻了,你很快就去上大学了,最多半年才回来一次,我知道你很喜欢小君,小君也很喜欢你。”说到这里,姐姐深深地看着我,“但你知道一个女孩子对第一个男人是什么样的感情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听从了家人的安排,几个月后的高考,我的成绩很不理想,一个华东地区的普通院校录取了我。在等待入学手续的时候我偶尔得知,家里为我的冲动支付了一万五千块钱,这是很大的一笔钱,当时在县城买一所四合院也只需要五千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歪脖子彻底回到他妻子的身边,那个可怜的女人没有嫌弃他。而小君的父亲到歪脖子家大闹过几次,最终以小君远走沈阳了之。小君再没参加高考,现在老家做全职家庭妇女,现任丈夫是个鱼贩,据说家里条件还不错,比小君大二十二岁。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1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20:19             


  艰难的录取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高考之后,等待录取时发生了一个插曲。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出生于军人世家,虽然父亲不是军人,但高祖是剿闯贼的名将,家族中出过中国第一代海军,祖父辈有百战杀场的抗日战士,叔叔十四岁即加入海军,这样的家族氛围让我深以军旅为荣。那时正值越战尾声,“新时期最可爱的人”宣传正炽,我不想加入海军,高考填报的第一志愿是国内最著名的陆军学院。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麻烦来了。家人激烈地反对我报考军校,叔叔还专门从北京赶回老家劝说,核心理由就是战争的危险。叔叔对我说:“你的性格很适合参军,也很有前途,但现在越南前线还在打,你报的那个学校每年都有实习上前线回不来的,我们老一辈打仗已经够了,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让你爸你妈怎么活?”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开始以国家大义辩解,但家人极力劝阻,我表面顺从了,但在上交志愿表的时候仍然填报了那家著名的陆军学院。很快我接到通知,可以体检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总共有八个考生参加了那次体检,我的高考成绩排在第二位,家庭条件(政审)最好,身体条件最好,是八人中唯一的非近视眼。当我们按医生要求脱光衣服做了十几个立卧撑后,一个外披白大褂的军人走到我面前打了我一拳,([qrn{4EW"A?高兴地说:“好小子,身体真棒!”我咧着嘴笑。我知道,我是最有希望被录取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但我高兴的太早了,叔叔得知了这一情况后,通过军内关系把我的档案撤下来,直接斩断了我的将军梦,这对我的录取造成了很大影响。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很多天过去了,我每天去学校看录取榜,第一批重点大学名单没有我,第二批部署院校也迟迟不见我的名字,难道我会上师范?父母都非常焦急,决定由母亲带我去招生办看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那年本省的招生办录取点设在抚宁县,坐一个来小时就到。母亲的一个旧同事是招生办的后勤人员,满怀希望地到了录取点,一看就傻了眼。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录取点本来是县政府招待所,高墙耸立,大门紧闭,侧面有一扇小门,门口有持枪战士站岗,有数千名家长堵在门口,每当那扇小门开启,数千家长都会一拥而上挥舞手中的纸条高喊:“我要找某某!我要找某某!”里面的人就会抓过几张纸条匆匆返回。我和母亲当时就明白了,我们无法找到母亲的那位旧同事,我们面对的全是陌生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身材矮小的母亲不可能挤过去,我看到有一个中年妇女晕倒了,估计是中暑,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孩子抱着母亲大哭,但没有人顾得上照料她。我劝告母亲,这pwb E3 _e^i Xy89是我自己的事情,还是让我自己去解决吧,否则就算母亲挤进去也做不了什么。母亲含泪同意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人群中充满汗味,我挤进人群,动作很粗暴,但所有人都在尽力向前挤,从小练就的搏击技巧这时发挥了很大作用,我终于来到那扇小门边上,此时我很清醒──必须找到一个愿意帮助我的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门内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偶尔有神色匆匆的行人,胸前都戴着一块牌子,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看门的老人,那位老人正在跟一个教师模样的中年男子说着什么,偶尔怜悯地看着门外的数千人,非常慈祥,那位教师模样的的中年男子背对着大门,偶尔回头看一眼,眼神中满是无奈。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感受着背后数千人拥挤的巨大力量,看着眼前这高墙深院,一股从心底涌上来的绝望散发到全身,我失声痛哭。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看门的老人发现了我,慈祥地问:“孩子别哭,怎么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回答:“我高考分数刚过重点线,但现在师范都要开始录取了,我没半点消息。”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人又问:“怎么你一个人来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说:“我跟我妈一起来的,她老人家身体不好,我不敢让她挤进来。”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人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小声跟那位0t%r-YZufj#z#6教师模样的中年男子说了几句,转身对我说:“别着急,先把分数单给我,我找人查查,过一会儿大家吃午饭的时候你再来。”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挤出人群来到母亲身边,看着母亲焦虑的目光,我告知她刚才的经过,由于心疼体弱的母亲,也由于对我的分数不够高的羞愧,我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母亲一下子镇定下来:“孩子,你要记住,不要小看任何小人物,也永远不要对自己绝望,人一辈子要经历的事情非常多,只要努力过了,就算没得到什么也会心安。”──这句话,我铭记一生。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天气酷热,又有几个人中暑倒下,也有更多的人得到里面的照顾,我和母亲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午饭时间终于到了,人群逐渐散去,我发现看门老人对我招手,我跑过去,老人塞给我一张揉成一团的纸条,笑着说:“快去告诉你妈,她有个好儿子。”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不顾感谢他,飞奔回母亲身边打开那团纸,那是我原先递给他的考试成绩单,上面用铅笔赫然写着:“录取到上海××学院”!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扑在母亲怀里放声大哭。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母亲也哭了,拉着我的手走到门边,真诚地道谢。老人爽朗地说:“不用谢我了,该谢的是这个孩子自己。”转头问我:“ #:tg05DX } 知道为什么我会帮你吗?”我很迷惑地摇摇头。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人说:“是因为你母亲的孝心。”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孝悌是家族教育的根本内容之一,多年来我养成了自己的交友准则,第一看其对父母是否孝顺,这是做我朋友的基础。第一次拿到儿子的小学教材,我翻开《思想品德》课本,赫然发现对孩子要求做到的前两条居然是“热爱××党、热爱××主义”,我非常生气,郑重对儿子说:“做人的首要准则在于孝顺父母。古人讲忠孝两全,但这个孝字该排在第一位,不孝的人不可能对国家忠诚,如果你是一个不孝的逆子,动辄砸烂祖宗遗存,就算你对什么狗屎主义再忠诚,你也只能是一个乱臣贼子,迟早遗臭万年!”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2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24:39             


  我长大了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小时候的我性情温和、乖巧,带有一点儿小聪明,古人说三岁看老,在老家的十六年,独特的家族环境和民族传统教育、唐山大地震的惨痛经历、初恋导致的早熟,这一切都让我的性格跟小时候相比变化巨大。父亲对我的评价是:老小子(我)除了继承家族特有的传统外,最突出的就是养成了凡事向前、不服输、万事靠自己的勇猛个性,高三时首次进看守所也让老小子(我)学会思考和忍耐。──这种个性对今后的成长帮助会非常大。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当然,初恋让我初窥男人乐趣,加之身体强壮,造成我极好云雨之事,从大一开始身边就从没少了女人,大学期间更是把女友一个宿舍的六个女同学全部弄上床,直到遇到现任女友前都是荒唐糜烂,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如今想起来,那时候并未长大,但是,这个愣头青已经在向男人转变,当时最大的感受是:终于可以离开父母的羽翼了,从此天高任我飞!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姐姐和姐夫从老家来深圳过年,今天凌晨5点刚到,好家伙深圳火车站足有几十万人通宵等车票,丝毫不管车站“2月17日前所有车票已经全部售出,大家不要盲目排队,请改用其它出行方式”反复播报,真是可怜。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今年春节M_JHoW]INhL我一家人将在香港过,到时候写作时间会大受影响,因此接下来的几天我回尽量加快进度,争取把大学生涯跟大家分享。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3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26:48             


  第二章 东边那个城市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第一次坐长途火车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第一次离开父母的羽翼,我非常兴奋,也彻底摆脱了早恋带来的长时间压力,每天都在盼着登车那天的到来。母亲为我准备了很多吃的,印象最深的是水果和鸡蛋,母亲解释说:鸡蛋可以保证体力,不像大鱼大肉那样容易干渴,水果水分有限,不至于水分过多让我老是上厕所,学生返校高峰时上厕所是火车上极难的一件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母亲絮絮叨叨地叮嘱火车上的注意事项,包括怎样找座位、怎样向列车员求助等等,经常说着说着就流泪;最新奇的是大哥不厌其烦地叫我怎样识别小偷和骗子,没想到还就真派上了用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离家前的那天晚上,熟睡中的我被母亲小声的话声惊醒,但听着母亲对父亲小声哭诉着对我的不舍,我装作继续熟睡,不时感受到母亲抚摸着我的脸,我不忍心打断母亲的疼爱,就这样一直睡到天亮,父母一夜未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记得那是沈阳开往上海真如火车站的列车。凌晨,全家人都来站台送我,大哥二哥帮我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看着父母兄姐的泪眼,我也很心酸,但父亲向我做了一个高举拳头的动作,我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回应,我明白,父亲希望我做一个坚强的男子汉,从此以后~h $yxYY1PF,天高任我飞,我望着父亲高举右拳,家人都欣慰地笑了,尽管脸上带着泪。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离家前的那天晚上,熟睡中的我被母亲小声的话声惊醒,但听着母亲对父亲小声哭诉着对我的不舍,我装作继续熟睡,不时感受到母亲抚摸着我的脸,我不忍心打断母亲的疼爱,就这样一直睡到天亮,父母一夜未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那是沈阳开往上海真如火车站的列车。凌晨,全家人都来站台送我,大哥二哥帮我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看着父母兄姐的泪眼,我也很心酸,但父亲向我做了一个高举拳头的动作,我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回应,我明白,父亲希望我做一个坚强的男子汉,从此以后,天高任我飞,我望着父亲高举右拳,家人都欣慰地笑了,尽管脸上带着泪。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车上挤的像罐头,所有地方都挤满了旅客,连厕所里都站了人,车厢里的异味冲淡了我的新奇。我开始按母亲的方法挨个问下车地点,问了一圈就失望了,这节车厢里只有一对夫妇到天津下,其它最近的也是徐州。一对好心的老人家笑着问我:“孩子,是去上海上大学吧?”我立即“自来熟”式的叫了声大大、大妈,两个老人笑了:“到上海早哪,你过会儿再找找,不行就在我们这儿靠一靠。”我非常温暖。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Nyzte C5D:车子停经泰安的时候,我发现了三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进了这节车厢。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三人打扮很相似,每个人都穿着长袖衬衣,夏末酷热的车厢里,这哥儿仨居然没把袖子挽起来,其中的一个还把衬衣披在身上。他们并未找座位,而是在车厢里反复挤出挤进,眼神盯着旅客的随身行李。──这不是大哥说的小偷德性么?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很警觉,就悄悄地对那对老人家说:“大大大妈小心点,那仨人可能是贼。”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两个老人吓了一跳,老大爷问:“你怎么知道的?”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赫然看到其中一个贼已经把手伸进一位旅客的包,那名旅客一眼看去就知道跟我的身份一样,是要返校的学生。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大声咳嗽一声,人声嘈杂,那个学生根本没听见,但三个贼都注意到我了,那个下手的贼吓得缩回手,向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见我孤身一人又只是个学生,由两个人掩护,第三个人接着把手伸向那个学生。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一股无名火腾地冲上头,情急之下,我站起来大声指着那个学生喊:“狗蛋,你怎么跟我一块儿上车还有座儿哪?”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三个贼住了手,无声地向我缓缓靠过来,这时,全车厢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突然,有一个妇女哭叫起来:“哎呀有贼,我的IKU&net$8钱包不见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指着三个贼大喊了一声:“肯定就是这仨人偷的!”车厢里霎时安静下来,三个贼也呆在那里。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时有一位中等个头儿的汉子在那个妇女身边说:“哎大姐,看看这是不是你的钱包?”那孩子连称是是,千恩万谢。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三个贼在济南下了车,那个中等个头儿的汉子也不知去向。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成了车厢里的英雄,每个人都友善地叫我去坐,到徐州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座位。这段经历进一步告诉我,帮助别人就等于帮助了自己,这也是父亲一直教给我的人生准则之一。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多年后,深陷黑社会的我平生第二次进了拘留所,同监仓的一位老贼跟我一见如故,当我告知当年火车上那一幕时,老贼不屑地告诉我:“那几个是没名分的小蟊贼,没什么职业道德,哪有偷学生的?这在江湖上是给人极看不起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又问当年那个汉子的身份,老贼说:“那还用说?那仨人的头儿!”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4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29:07             


  2、大学第一天的绝望生活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上海在我的印象中是十里洋场、花花世界,小时候看过《南京路上好八连》,也看过几部关于上海地下党在舞厅跟敌人斗争的电影,但火车到了终点站,眼前的一切跟我幻想中的相差太远,甚至可用失望二字来形容我的心情。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真如,只是上海市郊的一个小地方,满眼破破烂烂,建筑都是灰蒙蒙的旧建筑,车子很多,最让我感到稀奇的是很多人骑着自行车行色匆匆,虽然空气中弥漫着灰尘和一股怪味,但骑自行车的大都衣着光鲜,大概这就是上海人吧。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学院的接新生处正对出站口,走过去填写名字,一个学生干部模样的年轻人叫我在一边等,然后就跟旁边的几个人开玩笑,说的话我一句听不懂,只感觉他们的口音带有“呲呀呲呀”的尾音,齿音很重,也很不好听。我知道这就是上海话,从小我就有很好的语言适应能力,当时对这几位学长不断重复的三个字印象颇深──“侬擦那”,几天后问了同宿舍的上海籍同学才知道,那三个字的字面意思是“你操你们”,意思原来是“你他妈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学院并未派专车接我们这个点的新生,人数凑够十来个后,一个学长带领我们上了一辆公交车,没有座位,车上的上海人看着我们这xyu]L](jFmv}i些满身臭气的学生,眼中明显带着不屑。我身边的一位满脸青春痘的女孩儿用手绢捂着鼻子,用“呲呀呲呀”的上海话跟后面另一个女孩儿说着什么,这时我偶然记住了另一个不断重复的词──“箱奥宁”,几天后也明白了,这个词是“乡下人”,在那时候的上海人眼里,除了上海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是乡下,我们这些非上海人自然就是“乡下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车子进入市区,高楼大厦也逐渐多了起来,但仍然是灰蒙蒙的色调,每栋楼都显得很陈旧,道路比起北京也显得狭窄拥挤,我的心情也变得低落。到了一个叫十六浦的地方,我们全体下车坐轮渡过黄埔江,此时我闻到一股非常难闻的气味,那是一种像臭鱼烂虾、像泔水的味道,腥气刺鼻,臭不可当,这是什么味儿?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买了票,跟着学长往里面走,那种气味越来越浓,熏得我直预作呕,其它新生也面面相觑,那位学长看看我们笑了笑,没做任何解释。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终于上了船,那是一种像登陆艇一样的摆渡船,先要经过趸船,江面上风很大,船也唧唧咕咕地响,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古董,到处都是脏的,很多卖菜的小贩在船上,更多的是手把自行车的上海人。突然,我突然发现一个重要情况:原来这中人欲呕的恶臭,居然就是从脚下的黄埔6[P4fO8ZsII)J!D江里发出来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家里就听说上海人极其排外,再想起要在这种味道里渡过四年,我沮丧,甚至绝望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终于到了学院,这是一个偏僻的小镇,周边甚至还有大片的农田,老天!这就是上海么?找到报道处,填写资料,又在后面的墙上找到自己名字,名字的后缀标注着我即将入住的宿舍房号,扛起行李就走。这时候我只想躺在床上睡觉,甚至很想哭一场,在家里的企盼心情荡然无存。──娘的,这是什么鬼地方!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的宿舍在五楼,正对着盥洗间,一股腥气从盥洗间凶猛地传出来,我心里大骂:“这他娘的是谁撒尿不冲厕所?”宿舍总共八个床位,四张上下床分列两边,中间是一张很大的书桌,我的名字贴在靠门的上床。楼道里静悄悄的,看来我居然是这层楼第一个报到的。我放下行李迅速铺好床,挂好蚊帐,打开行李拿出洗漱用具就进了盥洗间。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后悔打开了水龙头,因为,我尝到了自来水都能让人疯狂呕吐的滋味!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那是一种白色的水!有谁见过水有颜色?我在当年的上海就见过!事后才知道,上海的自来水来自刚刚领教过的黄埔江,加了大量的漂白粉,根本无法直接饮用,太臭,只能把水烧开,冲很浓的茶来喝,但也只A)hKD6b[I能稍稍掩盖那种臭水的腥气。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呕吐良久,筋疲力尽,回到宿舍里把装着脏衣服的脸盆踢到床下,这才感觉到疲惫不堪,把衣服脱光扔到床底下,爬上我的上铺,放好蚊帐倒头就睡。我历来有裸睡的习惯,身上有一丝布都会睡不着,这次也并不例外。蚊帐有点儿厚,是老家那种棉线的老式帐子,不太透风,蚊帐里显得闷热,但我很快就睡着了,真是筋疲力尽。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我听到房间里有人来了,有男有女,大概是家人送来入学的,说的全是让我极其讨厌的“呲呀呲呀”的上海话。慢慢地,声音逐渐沉寂下来,水房里传来洗漱的声音,房间里的脸盆、牙缸叮当作响。我仍然昏昏沉沉地睡着,慢慢感觉到房间里灯亮了,我知道我已经睡了几个钟头了,肚子有点儿饿,但全身都疼,想起还剩下从老家带来的几个鸡蛋,包里还有几个苹果,现在已经过了晚饭时间,睡一会再起来吃点儿东西吧。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又迷糊了一会儿,睡意渐渐远去,我懒懒地躺着。突然,我全身僵硬,哎不对呀!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闻到一股味道:淡淡地一股幽香,带有女孩子特有的雪花膏味道,尤其从我的下床冲上来一股体香,跟小君的味道略有不同,显得更加高贵,又带有一股青草的'/S #/wL}焦糊味儿,这绝不是男人的味道!──我操!我不是睡到女生宿舍来了吧?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5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31:59             

特别提示:本帖子在 2008-8-27 16:33:30 由用户 admin 编辑过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十几年后的一天晚上,我下榻广西钦州地区政府招待所,半夜带醉起床喝水,发现我搭在床头凳子上的衣服不见了,往床底下一看,装着换洗衣物和文件的包儿不翼而飞,枕头边儿上的半包烟也不见了。我心里清楚,我遭了贼,这挨千刀的狗贼连裤衩都没给老子剩一件儿!当时气得直想杀人,转身一看发现桌子上赫然有三根烟和一包火柴,马上意识到这狗贼也是个抽烟的君子,知道宿醉的人没烟不好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当时我点着一根烟深吸一口,心中对梁上君子感觉没那么恨了,就一下想起来大学第一天的遭遇,突然觉得非常好笑,心说自己这光屁股睡觉的习惯不怎么样,当年是下不了床,今天是根本没法出门儿,要是回到小时候做“尴尬”造句的语文题,我肯定这样写:“我不该光着屁股睡觉,那会让我非常尴尬。”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上大学第一天晚上约八点钟,我当时已经忘记了饥饿,悄悄爬起上半身从蚊帐里看出去,这一看之下,已识人事的我脑袋嗡嗡直响。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对面两张下床坐着三个女孩子,都是短发,刚刚洗完澡的女孩儿脸上红扑扑的,和我并排的上床女孩儿是长发,此时正躺在床上不知道看着什么杂志,嘴里一本正经地叽里呱啦念着什么,床下的女孩儿们随声符合着不停地7j~ eTf1QOv打闹嘻笑。这些女孩儿面容都很姣好,要命地是,她们都只穿着睡衣,胸前的两粒可爱的小豆豆隐隐若现,打闹时丝毫没有女孩子的矜持,偶尔能看到雪白的半个胸,──我血脉贲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久我知道,这个房间里一共分配住六个人,其中三个原本就是高中同学,另两个是远亲关系,怪不得入学第一天就这么熟悉。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时身底下一个女孩儿笑了,她的声音像银铃样清脆,说的上海话像流水一样,非常甜美,那迷人的体香就是她发出来的!我贪婪地呼吸着这醉人的少女味道,一时间竞不知道身处何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时,一个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是普通话:“你们寝室人都到齐了吗?”女孩儿们异口同声用上海话回答:“齐了。”这句我倒是听懂了,上海话发音很怪,这两个字听上去象是“挤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做声不得,既想开口求助,全身赤裸,所有衣服都在床底下,根本没法拿来穿上,又怕女孩儿们发现了挨骂,难道就这样困在这里?我知道门外这位老师是辅导员,但我犹豫着没敢吭气儿,就这么一眨眼功夫,辅导员老师已经转到隔壁去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当时我全身发烫发紧,脑袋嗡嗡作响,鼻子里满是女孩儿诱人的味道,嘴里干渴得像要冒火,肚子w c7o5@b|0Q2也极不争气,这时居然想撒尿了!这尿意一经产生,很快就憋得像要涨破一样。我悄悄扭动着身体以抗拒尿意,但心里很清楚,要么就让女孩儿们发现、今后成个大笑话,要么就尿在床上,但即使这样也没办法不被发现──当时我的床上只铺了一张薄薄的褥子和一张凉席,这么点儿东西是根本兜不住一大泡尿的,一旦我的臭尿漏下去,这不是唐突了下铺女孩儿如此美妙的体香么?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正在思想斗争之际,下铺突然站起来,她的颈部离我最多二十厘米,那奇妙的体香一下子涌到我的鼻腔,我一阵眩晕。这是一个长发女孩儿,头发很多、很厚,油黑发亮,耳朵很秀气,微露的颈部皮肤白挚细腻,我看得发呆,真想搂一下,摸一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个迷人的女孩儿用上海话说了几句,随即说了一句话,这是我注意到的第三句上海话:“吾打油去。”后来,这个迷人的女孩儿、我终生的最爱、终生的最痛、我的狗狗,她告诉我“打油”的意思是洗澡。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女孩儿说完就俯身拿起脸盆往外走,此时,一阵急剧的尿意一下子涌上来。我知道,我必须采取行动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女孩儿转身的一刹那,我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寝室里其她人嬉闹如旧,但我的声音被女孩儿注意到了。她说:“咯上头有 LI'1p1MjcQz宁哎!哪能未得麽声音了啦?”(上海话:这上面有人啊!怎么会不出声呢)说着就来掀我的帐子。我看到了她的脸,美的惊人,我曾用两个词形容她的长相──皮肤吹弹可破、面容惊为天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大惊,一把攥住蚊帐接缝,慌张地小声说:“别,别。”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一屋子人都听到了,不知道是谁发出第一声尖叫,女孩们稀里哗啦冲出寝室,其它寝室的女生们也冲过来堵在门口,楼道里一片喧哗,真热闹。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辅导员老师站在门口厉声质问:“侬是撒宁?哪能进来咯?”(上海话: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没听懂她说什么,羞愤交加之下,狂吼了出来:“少罗嗦!是谁把老子分到这间寝室的!真缺德!”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辅导员老师莫名其妙,用普通话问:“你叫什么名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被尿憋得浑身发抖,飞快地哀告道:“我叫×小静,老师求求您,把床底下脸盆里的衣服递给我,我要上厕所。”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辅导员老师翻着花名册,一下笑出来,“你真叫×小静?看来真的弄错了。你怎么起了个女孩儿的名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怒发如狂:“罗嗦个什么?您快点儿!我憋不住啦!”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时一个男老师走进来,把床7\r D7T' [qrn下脸盆里的衣服递给我,我几下穿上裤子,把上衣望头上一套就下了床,光着脚就奔向厕所。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很多作品说“飞奔”上厕所,这些狗屎一样的作家根本就体验过膀胱涨破的临界点,那种情况下只能弯着腰小步、碎步跑,而且身体绝对要掌握平衡,脚步要很轻,否则、哼!飞奔个鸡巴!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面前是几十个女孩子,那位男老师在我身后叫了一声:“那是女厕所!”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哪还顾得上是什么厕所,就是吃饭的锅老子也不管了!这泡尿,是我这辈子撒得最舒服的一泡尿,啊呀,真舒服。厕所外面,是突然爆发的哄堂大笑。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那位男老师是管后勤的,连夜安排好了新宿舍。我重新爬上床整理行李,想着身后几十双女孩子嘲笑的眼睛,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尽管在大学的第一天我出尽了洋相,但我记住了那张清纯的脸和那迷人的体香,她就是狗狗,是我前半生的最爱。这个名字是极其宠爱她的父母起的乳名,家里还有一个小两岁的妹妹,长得比姐姐更漂亮,叫兰兰,对我极好,但也正是这位兰兰妹妹毁了我和狗狗的一切,成为我今生的最痛。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来到新宿舍已经接近熄灯时间,我的故事已经在男生宿舍传开了,整个楼道都4EV!A?fovb E3 _e]i像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看着我,我满脸通红地进了我本应住进的宿舍,草草整理好床铺,低着头默默走进盥洗间打开淋浴头,任由冰冷的水浇在身上,甚至暂时忘记了自来水的恶臭。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洗完澡走出来,发现楼道里的人群还没散去,每个人都是一张嘲笑嘻哈的脸,我怒极,大喝一声:“看什么?没见过出洋相的爹么?”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是我进新宿舍后的第一句话,楼道里又是一次哄堂大笑,但这句话惹恼了一个人,这个人是我在大学第一年的魔障,当然,我是他的恶梦。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个人比我高一年级,一米八左右,体重应该在七十公斤上下,穿了条大裤衩子,赤着上身,全身肌肉发达,眼神冰冷。他幽幽地盯着我说:“小子,出这么大洋相还不能让大家笑笑?”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一下冷静下来,上下打量着这个比我高将近一头的大汉,看得出这是个练家子。我是个遇强愈强的人,虽然功夫可能比不上这条大汉,身体条件也差很多,但我对自己的百战经验和见血遇勇的胆识非常自信。这是我第一次在全然陌生的环境里被挑战,我的身体放松了下来,笑嘻嘻地回道:“嗬,好大的坯子!想玩儿玩儿?”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楼道里突然安静下来,大家都很紧张地看着我俩,此时管后勤的老师挤了进 `@@7|-y5a来,看到这场景喊了一声:“高名顺你还想得处分吗?都回去睡觉!”同学们没看成热闹,陆续散去。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位叫高明顺的大汉从我面前走过,轻轻地说:“好小子,你记住,我是辽宁人,我叫高明顺,咱们住在一层楼,有的是时间见面。”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笑了笑,跟随在他身后小声回答:“辽宁坯子,我是河北人,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咱等着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大学的第一天晚上,我睡得不好。我讨厌这个城市,讨厌这所学院,讨厌这里的人,讨厌这种奇怪的方言,除了那位美丽的女孩子,我讨厌这里的一切。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6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35:09             


  3、刚刚入学的日子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入学后的第二天晚饭后,一位石家庄籍的学长来我宿舍探望,他姓龙,我叫他龙大哥,他亲热地说:“别什么哥不哥的了,就叫老龙吧。”当晚,我在老龙的寝室参加了河北同乡会,桌上撒着糖果瓜子,非常温馨。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们学院的河北籍学生很少,加在一起不到五十人,当晚基本全部到齐,房间里根本坐不下,我们新生坐在房间里,学长们大都站在楼道里。同一个楼层也在举办同乡会,是人数更少的黑龙江籍学生,不断有人过来打招呼,看来两省同学的关系不错,有学长开始喝酒,是当年四毛多一瓶的“乙级大曲”,气氛热烈,我深深感受到家乡人的温暖。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龙大哥介绍完所有学长后,新生自我介绍,接下来老龙开始介绍学院的基本情况。这是一家部署院校,专业设置基本按部里管辖的各个单位要求设置,学生大部分是上海人,来自南方其它省市的也很多,只有少部分是北方籍。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想起昨晚的一幕,贸然问了一句:“这里辽宁人多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龙看着我,足有几秒钟的沉默后回答:“我知道你昨晚上发生的事情,那个高明顺是大三××系的,昨晚他去看新来的老乡,刚好遇到你的事,这个人是咱们北方人里比较受:UFsJZty@dwzL?尊重的,你最好跟他搞好关系,等会儿我带你去跟他道个歉。”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大惑不解,因为我从老龙眼里看到了一丝恐惧。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龙耐心地解释说:“咱们学校北方人很少,上海人倒也罢了,咋呼得凶,一伸手就吓得尿裤子。其它省份可不那么好惹,像四川、贵州、福建、甚至广东人都很强悍,人数也比北方人多。咱们这儿的规矩是以秦岭淮河为界算北方,所有的北方人都是一家,有事的时候大家互相帮忙,辽宁人历来打架成风,咱们河北人少,很多时候还得靠着人家。高明顺是辽宁人中的领袖人物,人很仗义。”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时,突然另一个学长插了一句:“这家伙是学院业余拳击队的冠军,为老乡出头打架,一拳打断大四一个福建佬的两跟肋骨,大过已经背了快一年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刚要开口,老龙用极干脆的语气打断了我:“小静,你是新生,在这里还要过四年,学习方面混就是了,现在讲究60分万岁,毕业后分配个好点儿的单位比什么都强,没必要斗气。”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多年来,我已经养成了遇强愈强的性格,但在亲热的同乡面前,我万分不情愿地答应了向高明顺道歉。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了:“老龙,我老高也来看看咱北方dt$8k_a]iDUg的河北老乡!”我立即就听出来,这是高明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所有人都紧张地站起来,大家都无声地看着站在门外的那条大汉。楼道里黑龙江籍的学生也围了过来,看来东三省是一家传言不虚。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龙反应很快,迅速上前拉着高明顺的手说:“啊呀大明(高明顺的绰号),刚才还说起你,小静是咱小兄弟,正准备去给你道歉哪!都是老乡啊,你多担待。”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高明顺冷笑了一声:“不敢当啊!这起了个丫头名儿的小子人矮气大,昨天当着我们十几个辽宁老乡卷了我的面子,嘿嘿,不过这起了个丫头名儿的小子要真是道个歉,我大明也受得起,你说呢老龙?”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听到两次“这起了个丫头名儿的小子”从他口中说过,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起,那是大战前的兴奋,是一种内心紧张、但外表松弛的快感,我知道,我和他不免一战。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笑了,笑得很自然。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多年后,老龙到深圳旅游,我竭尽所能招待这位学长兼大哥,酒酣耳热之际,老龙问我:“你知道我对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吗?”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猜到:“是狂妄?流里流气?粗鲁无礼?”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龙幽幽地说:“是杀气。当年那次同乡会,你面对高明顺这样QPw^eQU"oS的辣手,居然笑得那么自然,当时还没感觉到什么,后来高明顺在你面前败得那么难看,我们几个老乡偷着议论,别人是皮笑肉不笑,你是皮笑肉也笑,都说当时你眼神里看不到杀气,这才是真正可怕的杀气。”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当年的那个同乡会,我非常灿烂地笑着对高明顺说:“昨晚上已经认识了,是高明顺大哥!对不起啊!是我不知道天高地厚,您以后多教教我。”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高明顺,一个比我高出近一头的大汉,他不会想到仅仅过了一个多月,我们的战争就开始了,而且由于他的不识相,这场两个人战争让他备受屈辱,直到毕业也没找到任何机会挽回面子。哦错了,他并未毕业,斗勇惨败,斗智也远不是我的对手,我得到的是全校师生的崇拜,他则从大过上升到留校察看,这个严厉的处分让他最终嗣业了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7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37:57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4、寝室的六兄弟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曾听过这样一句话──人生最值得珍惜的关系有两种:同学、战友。这两种关系是最为亲密无间的,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利益纠葛,没有走上社会后复杂的是非冷暖,我深以为然。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大一的宿舍在五楼,窗外是学校的运动场,房间住了六个人,参照学兄们的惯例,我们按年龄对“同居”室友进行排行。说来也巧,在全校五十来个河北籍学生中,我的寝室就占了两个,而且排行一大一小,当然,我是最小的,人称老六,但一个月以后,大家对我的称呼悄然改成了“六哥”,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大来自我老家邻县的农村,比我大四岁,善良低调,直到毕业也没改了满口的“老谈儿”口音,大学四年默默无闻,但一直是寝室里威望最高的,是各种纠纷的最终裁决者。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二是四川人(他的原籍后来划归重庆),也是农村出来的,入学时的随身行李只有一个藤条箱子,里面几件破衣服很是寒酸,后来天气凉了就跟我挤一个被窝,各睡一头,没想到这一睡就是四年。老二跟我关系最铁,只是个人卫生实在太差,睡前从不洗脚,到毕业时我把被子带回家,姐姐大叫恶臭无比,我闻了也是直欲做呕,但很奇怪,怎么一直没注意如此之F/QkA@ !cx\ ZA_臭?在这种恶臭中的四年我是如何活过来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三是广东客家人,不会讲粤语(白话),高度近视,人长得又高又瘦,胸前的排骨根根凸出,人称“骷髅辉”,但为人仗义,也是寝室里最有钱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四是和老五都是上海人。老四来自上海静安区华山路,个头只有一米五五,但奇胖,后来人送绰号小熊猫,外号毛毛;老五来自闸北区火车站附近,皮肤很黑,后来人送绰号黑皮。这两个人是典型的上海人,刚入学时在寝室里很少讲普通话,经常一开口就是“你们乡下”如何如何,犯了众怒后有所收敛,很快也成了真正的兄弟。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十九年过去了,我和几位兄弟一直都有联系,唯独老二的联系方式比较特别。每年12月18日,我都会驱车至海边,点燃一炷香,斟上两杯酒,对着大海说:“好兄弟,你放心,哥儿几个都挺好,老太太身体也挺好,放心。”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老二在大三时跟一位北京籍的学妹热恋,但一年后学妹断然分手,老二伤心至极,毕业时主动要求去远洋公司,89年12月18日深夜,在茫茫的公海上,大醉的老二独自走上甲板……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们五兄弟每月按时寄钱给老二的母亲,直到现在。他的妹妹已经拿到硕士学位,学费一直是我们五兄弟承担。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麦里屯兄:同学之间的情意是最真挚的,老猪一直珍惜。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汉军小彦兄:今后就叫兄弟如何?您也在深圳,有时间见面聊聊如何?至于化疗问题,家母2003年手术后,第一年是传统化疗(静脉滴注),反应很强烈;第二年专用口服瑞士产的一种化疗药物(目前国内也有引进),以前的厌食呕吐症状基本就没有了;第三年采用美国产的一种药物,很特别,癌症主要从淋巴系统开始攻击人体,此药反是从增强人体淋巴免疫力入手,效果极好,但要配合另两种药一起效果才最佳。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把药品名单传给您。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再强调一点兄:您说得很对,看来人气和人数并不成正比,是老猪浅薄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yyi99兄:多谢!俺老猪一定努力!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后宫马甲3000兄:多谢了!作揖!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作者信息   主题: 猪眼看世界──味道(11.30最新)3608

admin


发表主题: 891
发表回复: 1979
网站暂行积分: 4652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08-8-27 16:38:31             


  5、第一次运动会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开学后不久,我迎来了大学生涯的第一次运动会,这是我第一次在全校师生面前露脸,也是第一次站到高高的领奖台上。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班上体育尖子不多,跑跳投都不怎么行,班主任严老师动员大家说出自己的体育强项,大多同学都往后缩。我第一个站出来打破僵局:“我擅长跑,什么跑都行!”我身高一米六八,是全班身高倒数第三,穿着衣服也看不出全身的键子肉,同学们眼中都流露出不信和鄙夷。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严老师大喜,“好!你就100米、200米、4×100米接力,再加个400米吧!”好家伙,哪有这样安排的?两天时间的运动会,预赛、决赛,好家伙!想累死我?看着班主任恳求的眼光,我刹那间猪油蒙了心!我用力点了点头,没半点退缩。很快,大家纷纷报出自己的项目。运动会开始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届运动会上,我们班惨败,我是唯一亮点,我的100米、200米、400米都进入了前六名,其中400米第一。4×100米接力可就惨了,当时我已筋疲力尽,又是最后一棒,两条腿象是灌了铅,如果不是班上女同学声嘶力竭地加油、让我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最后关头超过了倒数第二的那个哥们儿,否则人就丢大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SDqj#z#6`b2l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那次运动会除了奠定我在同学们心中地位外,一个最意外的发现是:我们班虽然体育很差,但却是全校美女最为集中的班!半年后听说系花选举,前十名我们班占了六个,我虽然矮小,但却是公认的全班最男人的男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也就是从那次运动会开始,年龄最小、个子矮小的我成了寝室里的“六哥”。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晚饭后,班主任严老师特意召集全班同学到教室集中,重点表扬了我的勇敢和团队精神,女同学的脸上写满了对我的崇拜,哈!得意!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时,我已经注意到了她,那个全身散发着迷人味道的天仙般美女,但我并不敢直接盯着她看,那对她是一种亵渎。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一位叫慧慧的女同学对我说:“平时看着你很瘦,没想到脱了衣服、呀!那么胖!”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当时楞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这是胖吗?这叫结实!壮!比赛当然要脱衣服,但那是穿运动服,照你刚才的话,别人还以为你看到我光屁股哪!”全班爆笑。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慧慧是大学里第一个主动向我献身的女同学,辽宁营口人,也是不久后发生的那场战争的导火索,那场战争持续了两年,直到那位高明顺学长嗣业。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严老师也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当时可能乐糊涂了,居然tET}L@A=J%%p2当着全班的面对我说:“学校已经给了你奖品,班上也想奖励点东西,说吧,你想要什么?”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想也没想冲口而出:“想请哪位同学帮我洗洗衣服。”入学月余,最怕的就是跟水打交道,上海的自来水实在臭不可闻,在水房里待半小时会让我大吐不已,早就没干净衣服可换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严老师环顾女同学:“估计这家伙的衣服不那么干净。怎么样?为了我们班的英雄,哪位愿意牺牲一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女同学们嘻嘻哈哈,彼此捅着、推着老半天不表态,严老师说:“既然没有主动请缨,我就点名分派任务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这时,一个温柔婉转、清新袭人的声音从女同学中传出:“要不、要不,我们宿舍负责这一次吧。”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说话的就是我前半生的最爱、我终生的最痛──我的狗狗。她是典型的上海美女,五官极其精致,皮肤白挚,体形匀称,胸部高耸挺拔,一头长发披肩,因为害羞脸上微微泛红,柔顺的鼻子上透出细微的汗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严老师大喜:“好,就这么定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亦大喜,但想到今后还得自己洗衣服、继续受那恶臭的自来水折磨,就冒冒失失地问道:“那以后谁给我洗?”看着面前狗狗的惊人美貌,我真想说:“干脆以后你给6?E1n6ZP4fN我洗一辈子算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严老师大笑起来:“你小子太贪心了点吧?真是臭美!”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不是臭美,也没那么贪心,大学四年,我的衣服随时都是干净的,当然,不是我自己洗。而且,给我洗衣服是女同学在全班地位的象征。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要再悲叹哀怨,切莫再有泪空弹。 用鲜花洗涤旧世,剑之锋血光闪闪。
新用户注册   返回首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14   转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