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血色浪漫 > 当前主题    站内搜索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         新用户申请  老用户登录  返回首页
作者信息   主题: [拙文]党卫军第5装甲营营长汉斯 科勒阵亡小考30514

装假掷蛋饼乙


发表主题: 7
发表回复: 0
网站暂行积分: 921


【初入职场的尖耳朵】



  发表时间: 2012-10-4 20:49:41             

特别提示:本帖子在 2013-9-21 17:32:26 由用户 白瑞德 编辑过

    1944年1月,苏联最高统帅部和红军总参谋部策划并实施了旨在清理盘踞在第聂伯河(Dnepr)右岸德军的一系列气势恢宏的战役,史称“右岸乌克兰战役”。1944年1月24日清晨,瓦图京大将指挥的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和科涅夫大将指挥的乌克兰第二方面发起旨在歼灭固守卡涅夫突出部德军的科尔孙-舍甫琴科夫斯基战役(Battle of Korsun’-Shevchenkovskii)[1] 。该次战役俄军动员2个坦克集团军、5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成功合围并歼灭南方集团军群的2个军,即第1装甲集团军的42军以及第8集团军的11军。1月28日,坦克第5集团军的坦克第20军抵达并占领德军纵深的补给中心兹韦尼哥罗德(Звенигородка),同日便于与坦克第6集团军的坦克第233旅在该市成功会师!左右巨大的铁钳牢牢地将2个德国步兵军合围。又一次“天王星行动”(Operation Uranus)一般的围歼战正在上演!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面对手下2个军被包围的窘境,宣称不能让斯大林格勒的悲剧再次上演的南方集团军群司令冯•曼施坦因元帅(von.Manstein)1月28日下令开始制定解围计划。随后第1装甲集 lp,a@:团军集结手中的精锐-刚从其他战线上撤下的第3装甲军,同时第8集团军对已经消耗严重的第47装甲军进行整补。2月4日清晨,2个装甲军从2个方向向心发起钳形攻势妄图合围俄军坦克部队并且解救被围困的“施特摩尔曼”集群(Group Stemmermann)[2] ,德军行动代号“旺达”(Operation Wanda)。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解围战斗打了4天,被围困的“施特摩尔曼”集群因俄军的压力不断向东偏移,而第47装甲军也迟迟无法突破俄军防线。第1装甲集团军司令胡贝大将立即冯.曼施坦因元帅建议变更原先第3装甲军以梅德温(Медвин Medvin)为轴线的企图合围俄军2个坦克集团军这一不切实际的想法,改为从雷相卡(Лы́сянка)地区突入俄军防线,并与“施特摩尔曼”集群建立联系从而救出该集群官兵。冯•曼施坦因元帅也同意了该方案。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月11日,胡贝下令第3装甲军改变进攻方向,随后该军主力从维诺格勒(Виноград)至利兹诺(Ризино)地段突破,朝已经坚持不了多久的“施特摩尔曼”集群加速前进,同时集群指挥官威廉•施特摩尔曼(Wilhelm Stemmermann)炮兵上将也集结最后一点力量奋力向雷相卡靠近。当获知德军改变进攻方向朱可夫元帅(G.K.Zhukov)和瓦图京大将(N.F.Vatutin)也立即做出反应,调集当地现有兵力堵住第3装甲军的突破,为此朱可夫元帅还调来了坦克第2集团军的坦克第3军以及坦克第3集团军的坦克第11军协助围堵第3装甲军。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经过5天激烈战斗,第3装甲军的先锋部队最终还是停在了距离“施特摩尔曼”集群大约10公里的雷相卡市的周围。眼看救援在望却无力再往前的冯•曼施坦因元帅无奈地下达“施特摩尔曼”集群自行突围的命令。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月16日2300时,早已是残破不堪“施特摩尔曼”集群顶着暴风雪趁夜组织突围,在这一悲壮的突围过程中党卫军第5装甲师“维京”遭到了俄军坦克、炮兵以及骑兵的围追堵截。虽然该师大部分人员成功突围,但是先头部队遭到了不小的损失。尤其是党卫军第5装甲团1营,该营回到己方战线时完全是一个“步兵”单位!更悲惨的是该营长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汉斯•科勒(Hans.Köller)在突围过程中战死,这一不幸的事件对于处于濒临崩溃的1营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道格拉斯•E•纳什先生(Douglas.E.Nash)所著的科尔孙-舍甫琴科夫斯基战役专著《地狱之门:切尔卡瑟包围圈战役,1944年1月-2月》(《Hell’s Gate: The Battle of the Cherkassy Pocket, January-February 1944》)中对于汉斯•科勒之死仅仅在引用党卫军老兵党卫队二级突击小队长奥沙•菲贝尔科恩(Oscha.Fiebelkorn)传奇般的突围经历之中作了简单的提及: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当突围开始之时,菲贝尔科恩坐在营长的18吨半履带牵引车里,该车还拖着数辆轮式救护车。当半履带牵引车被击中时,科勒和几名伤员阵亡了,菲贝尔科恩也再次受伤。 [3]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廖廖数语中我们知道护送伤员突围的科勒的座车遭到攻击然后阵亡了。这样一个简单的描述无法满足笔者对该事件细节的渴望:科勒被什么打中了?遇袭经过是如何的?科勒的遗体最后如何处理的?很幸运的是笔者在原党卫军第5装甲团“维京”2营营长埃瓦尔德•克拉普多(Ewald Klapdor)先生编纂的该团战史《与党卫军第5装甲团“维京”在东线》(Mit dem SS Panzerregiment 5 WIKING im Osten)[4] 一书中找到相关的材料,笔者将努力还原1944年2月17日党卫军第5装甲团“维京”1营营长汉斯•科勒突围的整个过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首先,先简单看下我们的主角党卫军军官汉斯•科勒的履历。1912年9月11日出生于汉诺威(Hannover);1935年进入布伦瑞克党卫队军官学校(SS-Junkerschule)[5] ;1937年4月加入日耳曼尼亚旗队第1大队;1940年8月任SS“日耳曼尼亚”摩托化步兵团第16连长;1941年7月任SS“维斯特兰”摩托化步兵团2营营长;1942年7月出任党卫军第5装甲歼击营营长;1943年2月28日被任命为党卫军第5装甲团1营营长[6] 。虽然从其获奖履历表上来看这位党卫军军官没有获得著名的骑士铁十字勋章,但从1941年开始就出任营长来看其指挥经验相当丰富。科勒是一位不为我们熟知,但极富指挥经验的党卫军军官。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汉斯•科勒)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科勒在科尔孙-舍甫琴科夫斯基战役初期,率领装甲营赶往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的突破口,以阻止俄军突破。而后转战包围圈内各个战斗最激烈的战线充当施特摩尔曼将军的救火队。最后的突围第5装甲团1营仍然充当先锋角色,为战友们开打生命之路。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944年2月16日“施特摩尔曼”集群突围线路[7] )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月17日0210时,党卫军第5装甲师“维京”师长奥托•吉勒将军(Otto Gille)向党卫军第5装甲团1营下达突围命令。此时俄军正从希利基(Хильки)西南方向实施追击,同时科马洛夫卡(Комаровка)附近也有b4_=GicTy2g$3追击的俄军部队。科勒忙于收拢部队准备撤退,他把一些伤员都装上一辆18吨半履带牵引车。由于正值冰雪开始消融之际乌克兰大地如同一片泥潭,半履带牵引车是科勒手中唯一能应付这糟糕地形的车辆。为了确保运输这些受伤的战友,科勒决心承担起指挥官的责任乘坐这辆FAMO[8] 护送负伤的部下一起突围。1营的作战日志做了记载: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0210时,我营遵照命令开始突围。撤退在糟糕的情况下进行着。敌军的抵抗最初是在希利基西南。因为最后留下的轮式车辆已经不能用了(因为陷在泥泞里),所以它们被爆破后丢弃了。敌军从科马洛夫卡方向来的坦克向我营猛烈地开火尝试阻止我营突围。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党卫队三级突击队中队长舒马赫(Schumacher) 集结了希利基以南所有可用的车辆去击退从科马洛夫卡方向进攻的敌军坦克。俄军2辆坦克被干掉。我们的一辆指挥坦克因差速器和履带的发生故障不得不被爆破并丢弃。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营长和副官集合营中那些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人,并将他们送上车。然后营长爬上一辆18吨半履带牵引车;这车唯一能在那地形行驶的车。
[9]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一辆FAMO Sd.Kfz. 9)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营长科勒遵照事先规划好的突围线路坐着半履带牵引车往239高地方向行驶。根据第8集团军2月15日的电文:“施特摩尔曼”集群必须自行从茹尔任齐(Журжинцы)突围并抵达239高地,并与在那里等候的第3装甲军部队取得联系。茹尔任齐是一个大城镇,那里已经集结了大量俄军部队。那为什么要选择从那么危险的地段突围呢?原因也很简单:这条线路是最近的线路。只要翻过239高地再往前就是德军控制的雷相卡。对于主要缺乏机动车辆依靠步行突围的“施特摩尔曼”集群而言这条线路显然是最佳线路。为此第3装甲军一方面安排“贝克”重装甲团(Schweres Panzer-Regiment Bäke)一部攻击茹尔任齐想牵制镇中的俄军坦克,还安排了503重装甲营(Schwere Panzer-Abteilung 503)的虎式坦克占领239高地准备从此处接应FMr'*BZMjK=突围部队。这一番部署可谓费尽心机,但是实际情况并不如德国人所想象的那么理所当然。当一接近茹尔任齐之时,突围部队就遭到了俄军部队的阻击。第2装甲连的老兵汉斯•利恩(Hans Lehni)当时已经从一名装甲兵变成了“步兵”随同部队一起突围并且在茹尔任齐以东的地方遭到俄军的攻击,他在战后就此事回忆道: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第2装甲连一部在一条比邻施托贝斯(Stobes)装甲营的山脊线构筑了阵地。命令要求坚守阵地到2400时。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就在午夜时分,俄国人突然发起了进攻。随着一阵“乌拉”的喊声,许多俄国人冲上来,并且还伴有少量坦克支援。我们立马从废弃的坦克上下来,端起机枪朝他们人群中间开火。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然后“乌拉”的喊声从我们右后方传来,俄国人的主攻从我们指挥部所在地方突破防线冲了进来。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400时到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于是我们撤退进入一个村庄,从各地区的士兵赶来都集结到这里。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突然,有人喊到:“来几个人!”接到的命令是将俄国人从一个高地上赶出去。我报名参加了,然后我们花费了巨大的努力后夺回高地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之后我们返回村庄的时侯,发现战友们都已经离开了。你可q lZl7WU| 以跟着他们在雪地上的脚印追上他们。这时我走到了一个山坡,我停下来休息了一会。这时候,天开始亮了。我听到引擎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但是,听上去不像俄国人坦克。一辆18吨半履带牵引车出现在山坡之上。我知道这时已经没有什么车辆了,我也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车越开越近,我端着我的冲锋枪等着。车是我们的车,车上都是些士兵,其中多数是伤员。我跳上车在驾驶员后面坐下。我们艰难的开了200米后,我喊道:对面的斜坡上有俄国坦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看上去一共有10~15辆,其中2辆已经停下下来。我对着坐在司机边上的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科勒叫道:“小心!他们已经看到我们了!”我立马跳下了车,然后赶紧跑离已经停下的牵引车。很快驾驶室的中间被击中了。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当牵引车开始往斜坡下开的时候 我还能跟着它一会。我担保没有发生什么。我决定跟着在我之前战友们留下的足迹单独走。装甲营营长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科勒就在那里阵亡了。
[10]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当时坐在车上党卫队二级突击队中队长恩诺•弗雷尔斯(Enno Frels)也回忆道: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从切克塞(Tscherkassy)突围期间,党卫队二cQ*}6{)Cv级突击队大队长科勒的18吨牵引车赶上了我和营军医官同坐的Kfz.15,但是我的车被7.6cm炮击中不能开了。科勒停下车,把我和其他人都弄上车。我记得事情很凑巧,驾驶室里从左到右分别是司机,科勒,我以及另一个人。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不一会,当穿过高地时,牵引车的左前方被一枚7.6cm炮击中。引擎仍在转,但是方向盘和车轮都损坏了。科勒也因身中多块弹片阵亡了。
[11]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位老兵均确认遭到俄军坦克的攻击,随后牵引车中弹直接导致科勒阵亡。在营的作战日志是这样记载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茹尔任齐东边的一小片树林上,牵引车不得不穿过一片开阔地,那里已经被敌人的坦克所占领。牵引车被一发炮弹直接击中驾驶舱右后侧。营长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科勒阵亡。 [12]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菲贝尔科恩作为伤员也在车上,他对事件回忆是这样的: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坦克和步兵出发后,一辆18吨牵引车和有3个机枪组来负责为伤员提供保卫。牵引车将缓慢的跟在战斗单位的后面。我们的车后还有2辆载着伤员和补充兵的半履带牵引车。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行驶了大约7公里后,营长和菲贝尔科恩所乘坐的半履带牵引车遭到攻击,xVPMemw7w右前方2次中弹。营长阵亡了,大部分伤员再次受伤。
[13]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们整理一下这4份材料中对于科勒阵亡的说法,我们发现他们都无法统一,互相均有矛盾: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营作战日志的说法:半履带牵引车的驾驶舱右后侧直接中弹。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作为伤员的菲贝尔科恩的说法:半履带牵引车右前方2次中弹。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3、跳下车逃命的利恩的说法:半履带牵引车驾驶室中间中弹。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4、坐在营长边上的弗雷尔斯的说法:半履带牵引车左前方中弹,并且导致方向无法控制。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科勒座车着弹点示意图)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首先,我们可以判断跳下车逃命的汉斯 利恩的说法中关于着弹点不怎么可信。原因很简单,对于防护脆弱空间狭小的FAMO而言命中驾驶舱,容易造成前排成员全部伤亡,但是事实是在驾驶室4个人中至少能确认有2个人活了下来,分别是坐在科勒两侧的司机和弗雷尔斯[T B~ka~(Lbz4。其次考虑到利恩是跳车跑离牵引车,是背对出事车辆,依照当时情景可以推断他可能是听到爆炸声后回头再看,因此很容易将前部中弹冒烟的牵引车,误认为是驾驶室直接中弹冒烟。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然后我们再看菲贝尔科恩的说法。我们无法确定菲贝尔科恩当时在车上的具体位置,但是我们知道他是脚部受伤无法行动的伤员,笔者认为他应该是躺在半履带牵引车后方的舱内,并不是坐在前方的2排座位上。所以菲贝尔科恩是凭借自己的感觉,或者说是听到2次右前方的爆炸,并结合自己的感受做出他的判断。因此笔者认为菲贝尔科恩的说法也值得怀疑。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目睹事件整个过程只有当时就坐在科勒边上的弗雷尔斯,但是他的说法和营作战日志不吻合。我们可以看一下驾驶室位置顺序,从左至右分别是司机、科勒、弗雷尔斯以及一位不知名的士兵。我们知道FAMO驾驶室标准应该是坐3个人,所以我们可以推断科勒的位置应该是靠左边的。那么让我们想象下从右后侧飞来的弹片更可能击中右侧的两位,而不是相对于靠左的科勒,而直接目击者弗雷尔斯提供的说法恰好是左前方的爆炸使得科勒阵亡!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根据上述分析笔者做出以下的推论:牵引车在遭遇俄军坦克射击。车的两侧都有爆炸,但X]-^kf4JKGS是左侧的那次击中了车的左前方飞溅的弹片不仅要了科勒的命,还导致牵引车失控。至于其他的爆炸,可能并不是致命一击。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科勒阵亡之后,幸存下来的战友们开车冲进附近的一个村庄,并在村子周围草草安葬科勒的遗体。弗雷尔斯对此事有较清晰的回忆,他回忆到: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我们从右边跳下车,但是司机让车继续开进一个村子。每个人都活着离开了。在村子的一些树林的边缘,尸体被覆盖了树枝。因为没有其他可想到的方法来安葬他,而且还是在俄国人的炮火之下。死亡认定是由一名我不记得名字的军医官完成的。[14]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至此,我们将整个汉斯•科勒整个从开始突围到座车遭到俄国坦克的射击,车辆中弹,因身中弹片阵亡,最后被战友们仓促安葬在239高地与科马洛夫卡之间某个小村外的树林里这一发生在2月17日凌晨时分切克塞突围行动中一个小插曲都大致的整理了一遍。叙述过程的材料其中一些老兵的战后的回忆,一些是笔者的猜测。当天事件的每一个细节,我们永远无法搞清楚了。笔者仅仅希望通过这些有限的材料,能大致还原事情的真相。让科勒身先士卒,护送受伤的战友突围最终遭遇不幸这一事件为更多人所知晓。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012年10月4日 上海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装假掷蛋饼乙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后记: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在此感谢给予我帮助各位热心友人,尤其感谢网友Filatov提供的俄语地名翻译以及网友Das提供的材料。谢谢。笔者水平有限,难免有不足之处,望各位朋友批评、指正。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参考资料: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Ewald Klapdor  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Douglas E. Nash  Hell’s Gate: The Battle of the Cherkassy Pocket, January-February 1944 (Rzm Imports Inc; First edition June 2002 )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Nikolaus von Vorman  Tscherkassy  (Vowinckel 1954)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Heiner F. & Greenland, Tony & Schulz, Frank & Hettler, Nicolaus Duske  Nuts & Bolts - Vol 12 Schwerer Zugkraftwagen 18 ton and Variants Famo Bulle ( Sd.kfz. 9 )  Nuts & Bolts (1999)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注释: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该次战役有各种完全不同的称法:俄军称为:科尔孙-舍甫琴科夫斯基战役(Корсунь-Шевченковская операция)。德军方面则称为:切克塞包围圈( Kessel von Tscherkassy)。国内则根据英文材料译成切尔卡瑟口袋(Cherkassy Pocket)。笔者采用主要采用俄军称呼,但遇到德军士兵叙述时保持其德方称法。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该集群由第11军和第42军的2个军残部组成。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第11军军长威廉•施特摩尔曼炮兵上将担任该集群指挥官,该残部应此得名。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3:Douglas E. Nash  Hell's Gate: The Battle of the Cherkassy Pocket, January-February 1944 (Rzm Imports Inc; First edition June 2002 ) p.347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4:德文版:Mit dem SS Panzerregiment 5 WIKING im Osten  (Siek Selbstverlag 1981) ;英文版: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5:参照维丁格传记提到布伦瑞克党卫队军官学校第一期开班为1935年。当年4月24日入校,次年1月通过期末考试,1月31日拿到保罗•豪塞尔(Paul Hausser)签署的毕业证书,3月30日结束最后一部分课程。第一期学员人才济济,奥托•维丁格(Otto•Weidinger)、卡尔•乌尔里希(Karl Ullrich)等等一大批今后大放异彩的党卫军军官均为该期学员。(此处的材料由一名网友提供,在此非常感谢其对本文的帮助)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6:在科勒的上任日期有2种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是来自道格拉斯•E•纳什先生撰写,并有马丁•布洛克(Martin Block)先生和米尔•科拜尔(Mirko Bayerl)先生共同修订的《党卫军第5装甲团“维京”简史 1942到1945》(Short history of SS-Pz.Rgt. 5 "Wiking", 1942 to 1945)[来源:http://www.panther1944.de/en/sdkfz-171-pzkpfwg-panther/truppenteile/kurzchroniken-der-panthertruppenteile/173-ss-pzrgt-5.html?showall=1 ]中记载:“1943年2月27日,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汉斯•科勒接替鲁道夫•米伦坎普担任营长,米伦坎普受命返回德国为维京师组建新的装甲团。”(实际上是组建团部和2营)。第二种说法是埃瓦尔德 克拉普多的《与党卫军第5装甲团“维京”在东线》中提到“(营长的)交接仪式于2月28日举行”。[Ewald Klapdor  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p.184]。笔者猜测当时情况可能是米伦坎普回国组建装甲团并由科勒代理营长的命令于27日下达,28日举行营长交接仪式。故此笔者采用正式交接仪式举行的日期作为科勒的上任日期。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7:Nikolaus von Vorman  Tscherkassy  (Vowinckel 1954) p.144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8:FAMO为一种德军部队中很常用的重型半履带牵引车。编号:Sd.Kfz. 9有时也称为18吨半履带牵引车。该车型通常用于拖拽火炮、车辆甚至坦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9:Ewald Klapdor  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p.231~232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0:Ewald Klapdor  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p.234~235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1:Ewald Klapdor  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p.235~236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2:Ewald Klapdor  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p. 235~236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3:Ewald Klapdor  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p.233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4:Ewald Klapdor  Viking Panzers: The German SS 5th Tank Regiment in the East in World War II (Stackpole Books April 5, 2011 ) p.235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
此贴已由管理员在 2012-10-4 21:09:49 执行 +600分 操作

  
作者信息   主题: [拙文]党卫军第5装甲营营长汉斯 科勒阵亡小考30518

永远年轻小解放


发表主题: 7
发表回复: 74
网站暂行积分: 1395


【明晰职场哲学的野牛】



  发表时间: 2012-10-4 21:53:46             


 ,支持小蛋蛋~!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1,好文章。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2,绝对支持!!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3,研究一个人的阵亡和造成他阵亡的细节原因对于这个战役的意义何在?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4,研究炮弹命中的方向对于战役意义何在。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浪漫烛光 www.langmanzg.com

5,蛋饼加油写东西啊~!!!



  
作者信息   主题: [拙文]党卫军第5装甲营营长汉斯 科勒阵亡小考30561

白瑞德


发表主题: 2904
发表回复: 4598
网站暂行积分: 13310


【人类幸存者】



  发表时间: 2012-10-11 0:07:46             

特别提示:本帖子在 2012-10-11 0:12:22 由用户 白瑞德 编辑过

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仅是各交战国的政治军事经济史,它的主角不仅仅包括各个交战国的军队和运筹帷幄的将帅,还包括千千万万个置身其中的普通人或者说是小人物。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还有几近无限的资源可供利用,还有许许多多的历史真相等待着我们去发掘。蛋饼的这篇文章从事件亲历者口中罗生门式的相互矛盾而又言之凿凿的叙述中,对这个党卫军少校的阵亡细节做出了可能性最大的一种推论,进而使 Operation Wanda 行动的细节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这是值得全体烛光战友学习的。



  每当你几乎快被困难击倒,丧失斗志的时候,你就想想背后还有无数等你倒下捅刀子的SB,就充满了力量。
作者信息   主题: [拙文]党卫军第5装甲营营长汉斯 科勒阵亡小考30569

近卫龙骑兵


发表主题: 40
发表回复: 422
网站暂行积分: 4702


【深谋远虑我猫总】



  发表时间: 2012-10-11 17:22:12             


不错不错,有点断案的味道了。



  人啊,认识你自己!
新用户注册   返回首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   转到第